太平猴魁 > 太平猴魁百科 > 太平猴魁知识 >

太平猴魁“斗茶”的传说

茶能生津,茶能息事,茶能出戏,茶能成名。太平境内民间一直流传著“斗茶”的传奇故事。

话说清末期间,黄山地区敏州府有位老馆,人称侯老三,常年带着一只黄山短尾猴走南闯北跑江湖,以要猴为生。

这年春天,侯老三来到黄山北麓太平县城仙源南门桥,不知是旅途劳顿还是乍地,竟然晕倒在麻川河码头边。他晕得不省人事,可把身边的短尾猴急坏了,只见它眼珠滴溜一转,便偷偷地溜到仙源城里一家茶行,抱起一篓茶叶就往主人身边跑。

这顽猴的一举一动,恰好被一个人瞧见了。这人名叫耿有德,系江西婺源人氏,迁居太平仙源县城开设盈春号茶行。耿有德看见顽猴偷了自己茶行的一篓茶叶,急忙大喊大叫着呼唤店里的伙计们去追赶。

顽猴跑到主人身边,开始用爪子摇晃着晕睡的主人。侯老三被摇醒了,见猴子递给他一篓茶叶,又发现有人向这边追赶而来,顿时觉得情况不妙。几个伙计追到侯老三身边,扑打着欲想速顽猴,机灵的顽猴见有人要速它,便将茶篓往地上一扔,嗖地一声就蹿到身旁的大树上。侯老三赶忙跪在地上乞求说:各位爷,你们就饶了它吧!它毕竟是个畜生,哪懂得什么礼数。

什么都不懂,怎么就晓得偷我们的茶叶呢?追上来的耿有德气急败坏地反问道,接着说:那个畜生爬上树,老子速不着,那就先教训教训你这个泼猴的主人。说着就对侯老三拳打脚踢。

住手!听见这一声吼,耿有德惊慌地停手回头一看,来人是同一个街坊的阳春茶行的大东家,人们都称叶老板。这叶老板系名茶之乡新明湘潭人氏,出生茶叶世家,属于当地旺族,是茶界的行家里手,也是县境内负有名望的茶人,在仙源县城经营着数一数二的大茶行,讲话颇有份量。叶老板既种植又经营,在名茶产地凤凰尖管辖着大片茶园,茶园四周的梧桐树时常栖息金凤凰,猴群更是茶园的常客,所产茶叶色香味绝佳。据说叶氏家族在仙源县城历届斗魁大会中连续多年夺得茶王,靠的就是那片极富灵气的茶山。

叶老板关切地看了躺在地上的候老三一眼,正色问道:耿老兄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耿有德指着撒落满地的茶叶,愤怒地说,这个老不死的东西,居然指使他的泼猴跑到我的茶行里偷茶叶。

冤枉啊!这实在是冤枉啊!候老三哭诉着说出了其中的原委。

原来,这候老三平日里嗜茶如命,只要断了茶就没了精神,严重的时候还昏睡不醒。他晕倒在南门桥外,顽猴以为他的老毛病又犯了,碰巧他随身携带的茶水也喝完了,顽猴才冒险去给主人偷了一篓茶叶。

叶老板被短尾猴的忠义所感动,连忙赔着笑脸对耿老板说:难得这猴头对主人如此忠义,这篓茶记我的帐,由我全赔,你看如何?见叶老板横插这一杠,耿有德心里很不高兴,故意刁难说:叶老弟,这可不是钱的问题,你有所不知,这篓茶是我亲手采摘,精心炒制,专门为参加今年斗魁大会准备的,可现在倒好,全让这该死的畜生给毁了,要不然我至于发这么大的火气吗。

叶老板听出来这弦外之音,这明显是借机勒索,他面露不悦地回敬道:听你这意思,难道要我赔你一个茶王才肯罢休吗?

耿有德见叶老板脸色铁青,知道这小子今天是铁了心要跟自己过不去,他突然哈哈大笑,接着说:看你这话说的,我可没那意思。今天你要我放过他们就依了你,你这茶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。说完便招呼伙计们离去。

叶老板赶忙上前搀扶候老三,摸出一锭银子硬塞给对方说:老伯,这些银子你先拿去买点药把病看好,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到阳春茶行找我。候老三感激涕零地收下银子连连道谢,带着短尾猴离开了。这时,从围观的人群里走出一位书生,面露敬意地对他说:我早就听说仙源叶老板德高重义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叶老板自谦地说:举手之劳,何足道也,敢问这位兄长怎么称呼?

小弟王多辅,乃本县新丰人,乃北上赴京赶考的书生。书生抱拳行了一个礼。

叶老板一听,惊喜不已:原来兄弟就是颇有志向的太平才子王多辅,久仰!久仰!叶老板是个爱慕诗书之人,当即邀请王多辅到家中奉为上宾,两人品茶论道,相谈甚欢,一连数日。有一天,正当叶老板准备为王多辅摆宴饯行时,茶行里的伙计急匆匆地跑来说:掌柜的,不好了,耿老板今儿叫人把大井给围起来了,说大井是他家的,以后不准大伙儿在井里打水了。

说起这仙源古城的大井,还是跟斗魁有关联。这大井的水清测甘甜,水质极好,每年斗茶之时,镇上的人都争相取大井之水泡茶。

大井原本是属于叶家的,只是当年耿有德从江西婺源迁居太平仙源想开茶行,叶氏考虑到外地人为太平茶开设茶行也有益于太平茶叶发展,异地经商,人生地不熟,挺不容易的。在耿家的请求下就将大井旁边一块地皮低价卖给了对方,前提就是大井必须让镇上人共用。这次耿家撕破脸皮争夺大井,无非是想独霸大井之水,好在斗魁之时占得一成优势。

叶老板来到大井边跟耿有德理论,哪知耿有德拿着地契强词夺理地说:地契上白纸黑字,明明写着这地方是我耿家的,大井在这块地皮之内,理所当然地也属于我耿家的家用水井。

正在两人争吵得不可开交之际,镇上一位老秀才打圆场,他说道:两位兄弟和为贵,两人争吵,双方都得不到好处。我倒有个办法解决争端,不知道你俩是否同意?

什么办法?你说出来听听!

老秀才指着大井说:这大井之名太俗,今天街坊邻居们都在场,你们谁要是能给这古井取个更好的名称,这井就属于谁家的。

当然井名不能随便取,须在“大井”二字范围内构思,添减笔画不得超过两笔,时间以一炷香为限。你们觉得怎么样?听到这个办法,大伙儿齐声叫好。可大家哪里知道,今天这折戏就是耿有德暗中导演的,这老秀才早就被他买通了。

老秀才让人搬来两张桌子,笔墨纸砚伺候,桌上各放了一张写着“大井”二字的白纸,点上一炷香,郑重地宣布比赛开始。

燃香之后,耿老板就胸有成竹地走到桌前提起笔,歪歪扭扭地写下“太乙井”三个字,眉色飞舞地说:我们身边的黄山建有许多道观,黄山有个小弟叫齐云山乃道家圣地,而道家最尊太乙真人,仙源又是太平县府所在,将大井更名为“太乙井”多好啊!太平地域与黄山文化都包含在内,这井名改得不能说不好。大伙儿都惊呆了,禁不住为叶老板捏一把冷汗。

叶老板苦思冥想了半天,仍然没有半点眉目,眼看着香要燃到尽头,心里又急又乱。这时,他在人群中看到王多辅,两人目光相对,王多辅突然抬头仰望天空,紧接着又用手指在胸前比画了一横。叶老板灵机一动,稳握大毛笔,饱蘸酬墨,在纸上加了两笔。

大伙儿惊呼起来: "天一井,雅而不俗! "

放下毛笔,叶老板解释说:我们茶行最忌火患,取天一井之名,正应了《易经》中“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”的理念,因此天井具有“水克火”之意。此外,这天一井还有一层意思:天下一家。我也希望这口井属于仙源全城人共有。弄巧成拙的秀才无可奈何的宣布:叶老板获胜。此后,天一井成为古城仙源一口名井。

事后,叶老板拿出不少金银细软感谢王多辅的暗中相助,王多辅坚持不受,并说:叶兄胸怀振兴太平茶业之志,理当得到民众的支持。这天下午,王多辅辞别叶老板北上赶考。

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,这天,张县丞突然拜访阳春茶行。俗话说,无事不登三宝殿。张县丞得到消息,听说大通军政府掌权人黎宗岳将军来仙源视察,就找到叶老板,希望茶王能够出面献茶迎接省府长官。

原来,在安徽省近代史上有一段时间,铜陵县大通镇曾是皖省的省府所在地。辛亥革命胜利后,江西九江的浔军东进先锋队在将领黎宗岳的带领下,沿江东下攻打被清军占领的南京。黎军于1911年11月间,占领了当时的江东重镇大通后,黎宗岳即着手组建大通军政分府,通电光复。大通原清廷的一切税收机构统归军政分府承办。正值黎军占据大通之际,留守安庆的部分浔军借口军饷不足,在城内大肆抢劫,烧毁府库,枪杀商民,引起了安庆城的大混乱。安庆各界为了生命财产的安全,只得电请驻大通的黎宗岳出任皖省大都督,以维持省城安庆的正常秩序。黎宗岳接电正中下怀,复电: “本欲出征金陵,乃暂允担任”。便在原大通军政分府的基础上成立安徽军政府,定大通为省政府的所在地。尔后,黎派其参谋长胡孝龄率兵两营日夜兼程,于11月下旬收复徽州屯溪镇建立军政分处,掌握全部皖南地区茶叶征税权。这样,黎宗岳的大通军政府基本上掌握了皖省江南的税收大权,成为一个财政雄厚的地方政府。从此,黎宗岳便屯兵不前,停止东进,以皖省大都督的身份独占大通。

黎宗岳成为皖省大都督掌握茶叶征税之后,只顾收税敛财,从不关心茶农与茶商的利益。叶老板对于军阀政权甚是讨厌,拒绝说:我一介草民,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,还是呆在家里炒炒自己的茶叶为好!

张县永碰了一鼻子灰,怒气冲冲地走出阳春茶行,刚走上街就碰到耿有德。耿有德忙将张县丞请到自己的茶行,讨好地询问道:张大人,看您今天的脸色怎么不太好?别提啦,还不是被阳春茶行那个不识抬举的东西给气的!张县丞便气呼呼地将到叶家之行说了一遍。耿有德心里窃喜,添油加醋地将叶老板的种种不是说了一通,还偏风点火道:他不就是仗着自己是茶王,才敢在您面前这么嚣张。

张县丞大怒:茶王怎么了,我照样收拾他。

大人说的是,您收拾他还不等于踩死一只小小的蚂蚁似的,可是,您也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好。张县丞眉头一皱低声说道:你说的是,我得想个叫他有苦说不出的办法来。

耿有德忙凑到茶税主管张县丞耳边窃窃私语一番,末了还献计说:大人,您如能够将魁茶献给主管皖省的黎将军,黎将军一高兴,您这县丞的“丞”可能就改为“令”字罗!听到这些,张县丞满意地笑了。

春分过后,各家茶行开始到县衙请领“茶引” ,就是官府专门发给茶行的出茶票据,一张引票可出茶百斤。

阳春茶行与往年一样顺利地请领了茶引,不料却出事了。贩运阳春茶行茶叶的客商将茶叶外运之时,被官府查出茶引是假冒的。

叶老板拿出家里剩余的茶引一看便傻了眼,只见茶引上的红色大印不知何时全都变成了蓝色。仔细一想,叶老板明白了,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,除了掌管大印的张县丞,谁还有能力这么干呢?

时隔不久,叶老板就以伪造茶引的罪名被逋入狱,阳春茶行也被查封。叶老板的老父亲心急如焚,无奈之下,就用叶家的茶园和宅子作抵压,从张县丞手中救回了儿子。叶老板出狱之时,老父亲却因心力交摔病倒在床。老天有眼,临终之前还让他跟儿子见了一面。老父亲让儿子为自己泡了一杯茶,指着茶杯意味深长地说:儿子啊,这人就跟水里的茶叶一样,在沉浮之间总会分出好坏的。咱们叶家现在虽然遭此变故,但正气犹存。你要好好活着,只要叶家乘承信义,日后还会有发达之日。老父亲说完这话便闭上眼睛离开了人世。

张县丞得到叶家的茶园、茶行以低价卖给了耿有德。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,得到好处的耿老板, 自然亲自给黎将军献茶。

眼看着自己家业落入他人之手,父亲又亡故,叶老板揪心不已,在仙源已经一无所有的他,只得给别的茶行当伙计,勉强维持生计。这天,叶老板正忙着,一个老伯找到他哽咽地说:大恩人,您受苦了!原来候老三从路人口中得知了叶家的遭遇,特地赶来看望他。两人走进附近一家茶馆坐定之后,候老三掏出一把紫砂壶得意地说:你看这壶怎么样?

叶老板眼睛顿时一亮,只见这壶造型古朴、精工雅致、透着灵气,壶底竟有篆体的“龚春”二字。龚春乃紫砂壶之祖,世人取其名,将其所造之壶称为“供春壶”。惊问:莫非此壶就是传说中的供春壶?果真好眼力,实不相瞒,此壶正是壶祖龚春所造,乃家传之宝。候老三又郑重地说:叶老板, 自古宝剑赠英雄。今天我把这茶壶相赠,以谢大恩,愿它能够帮助您夺回茶王,恢复家业。可叶老板坚辞不受:您的心意我领了,可是先祖有训,救人不求回报,但求无愧于心。这么贵重的物品,您还是自己好好保存吧!没办法,候老三只好带着供春壶告辞了。

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,叶老板正在休息,短尾猴突然蹄到他面前,拉着他的衣服使劲往外拽。他跟随着猴子来到码头边,只见候老三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,双腿被打得血肉模糊。叶老板这才知道,那天他没有接受供春壶,这让候老三很不痛快。他后来想到了一个法子,找到耿有德商量,想用这把供春壶换取阳春茶行与风凰尖茶园。

耿有德见了供春壶也是惊喜不已。他对候老三说,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,但你得先把茶壶放在我这里,我找人鉴定真伪,如是真实货,马上给你答复。报恩心切的候老三没有多想,竟然同意了。

谁知第二天,耿有德弄了一把与供春壶一模一样的紫砂壶还给了候老三。候老三发现上当受骗,又百口莫辩。他只好等待到夜晚让顽猴偷偷地溜到耿家拿回紫砂壶。没料到耿老板早有提防,顽猴见势不妙溜得不见踪影。只可怜在墙外等候的候老三没及时撤离,被逮个正着,被打得两腿开花。

看着候老三被打残了双腿,叶老板跪倒在地说道:候老伯,您被打成这样,都因我而起,如果您不嫌弃,就将我当成您的儿子,以后也好有人照顾您。候老三感动万分,含泪点头答应。耿有德采用“偷梁换柱”的方法得了供春壶,因作贼心虚,便找了个安全之地隐藏,从不轻易示人和使用,生怕再被人偷去。

经此牢狱之灾的变故,叶老板心灰意冷,他背着候老三悄悄地离开了仙源,归隐湘潭老家种茶叶。

这天傍晚,叶老板上凤凰尖种茶时来到猴岗后山悬崖之下,准备停下来歇歇脚。他不经意地看到悬崖的半腰有一团蓝绿的东西,仔细瞧了半天才发现那是一丛茶树。

只见这茶树长在石缝隙中,树冠沿着石壁在半空中展开,溪水从旁边泻下,与之相映成辉。在夕阳和水波的映照下绿得发亮。

这让叶老板想起了一句话:茶,上者生于烂石,中者生于砾壤,下者生于黄土。他断定,这株生长于悬崖峭壁上的茶树,绝对不同寻常。可是他再一看那徒峭的悬崖,发觉人是无法攀登采摘,只得望茶兴叹,快快离去。回到茅屋,他将此事告诉了候老三,候老三乐呵呵地说:这有何难?人上不去,难道它也上不去?说完用手指了指短尾猴。

此后几天,猴老三亲自调教顽猴采茶的技能,学会采茶之后再训练攀悬崖采茶的功夫。顽猴功夫学到手后,叶老板与候老三带着顽猴来到猴岗后山悬崖,用手指了指悬崖上的茶树,示意它攀崖采摘。顽猴会意后,灵巧地沿着附在悬崖上的枯藤老蔓左攀右跃,没多久便顺利地爬上了那丛茶树采摘。直到猴子平安落地,叶老板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,他卸下猴子颈上的布袋打开一看,里边的茶叶看相不俗,叶色光亮,香味扑鼻。

借着高兴劲,候老三建议说:叶老板啊,有了这么好的茶,你可以出山去争夺茶王,恢复家业了。

夺回茶王,恢复家业。叶老板何尝不想呢?可如今仙源的世道早已不像从前了,在这乱世里,有张县丞的幕后撑腰,耿有德如意夺得叶氏凤凰尖的茶园,独霸了天一井,还有宝贝供春壶,可谓是占尽优势。而我只有这一种好茶,怎么可能战胜对方呢?想到这些,叶老板只好劝候老三静心养伤,不要操心这些俗事。

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了。这年刚开春,候老三又是痛苦地叫喊胸口疼,这可把叶老板急坏了。候老三告诉叶老板:我这是老毛病,每隔几年就会犯一次,你们仙源有个郎中会治我的病,你带我回镇上找郎中瞧瞧吧。

叶老板只好打点行装,背起候老三带着短尾猴,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仙源。消失多年的叶老板突然回到仙源,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大伙儿纷纷上门拜访,哭诉着耿有德的罪行。

原来,叶老板高开后,耿有德就当上了茶王,他与张县丞狼狈为奸,挤垮了仙源许多茶行,从中牟取暴利,再过几天又是斗魁大会啦,大伙儿都希望叶老板能够夺回茶王,为他们主持公道。从大家口中得知,掌权的军阀黎宗岳加入黎元洪为首的立宪派共和党,并和袁世凯暗里串通,积极进行分裂革命阵营的活动。为此,南京留守黄兴令陆军第一军军长柏文蔚,武力解决黎宗岳,撤销大通军政府,以维护安徽的军政统一。1924年5月,柏文蔚令皖军驻芜湖刘醒吾旅西进铜陵占领大通沿江东岸, 自己率数艘兵舰开赴大通江面,完成对大通和悦洲的军事包围。经几次劝降无效,柏文蔚只得下令海军炮击黎军司令部,接着占领了和悦洲。黎宗岳只身逃往武汉,原黎军三千人投诚接受改编为一个混成旅。至时,大通军政府便宣告结束。张县承受此事牵连,也被革职查办,这让他略感欣慰。

叶老板听完大伙儿的哭诉,淡然一笑着说:我回来不是为了参加斗魁大会的,只是想给候老三看病。候老三哈哈一笑说:我根本就没病,我是骗你回仙源参加斗魁大会的。可任凭大家好说歹说, 叶老板就是不肯答应。此事未平,一波又起。眼看就到清明时节了,叶老板所住的客栈突然着了火,叶老板当时没在房屋中才幸免于难,可怜的候老三却葬身火海,短尾猴也没有音讯。

第二天早上,叶老板在灰烬中找到候老三的遗体,在遗体身边还压着从猴岗悬崖采摘的猴茶和茶壶。茶叶早已被大火给烧焦了,只有那把紫砂壶还完好无损。看到这些,叶老板痛哭流涕。他明白,候老三临死之时还护着猴茶和茶壶,就是希望他能够夺回茶王。

安葬了候老三,叶老板拿起那把紫砂壶木然地把玩起来,这把壶就是当年耿有德还给候老三的那把膺品壶。谁知打开紫砂壶却意外地发现,壶的内壁上贴着一层厚厚的茶垢,他猛然想到这些茶垢是他自己前些年喝岩茶形成的。目睹这把自己心爱的紫砂壶,勾引起多年前的一桩往事:当时耿有德初到仙源开设茶庄时登门拜访,见他手中把玩着一把紫砂壶便露出羡慕的目光。君子有成人之美,茶商爱茶壶。他就忍痛割爱将茶壶送给了耿有德,哪知满肚子坏水的耿有德却戏剧般地让这把紫砂壶物归原主。时隔多年,那么这把紫砂壶中的茶垢会不会有岩茶的味道?想到这些,叶老板马上给空壶里添上水。他惊喜地发现杯里的水竟然跟茶水一样,小啜一口,其味简直跟岩茶没两样。这个发现着实让他欣喜。虽然没有了好茶叶,但有了这把紫砂壶,他照样可以参加斗茶大会。

转眼斗茶大会就到了,这天,耿有德带着太平最好的魁茶,提着天一井的好水,捧着供春壶,意气风发地来到斗魁大会场。他刚进会场就看到被众人包围的叶老板。他轻蔑地瞥了一眼,暗暗得意:老子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!是时,取消清制,县署改为知事公署,知县改为民政长,后来又改为知事。维持会场秩序的县署衔役为首官员喊道:省众议院议员与县知事两位大人到!叶老板循声望去发现眼前这位省议员十分眼熟,定眼一看,正是故人王多辅,他不由得一阵激动。

随着主评官王多辅一声令下,斗茶大会开始了。各家茶行递个把已经测好的茶倒给台上的主评官、评委及各地客商品尝。轮至耿有德上场,他亲自捧着供春壶,很自信地给主评官奉上一杯,然后给评审委及外地客商逐一奉茶。王多辅品尝之后随口就问:这茶不会就是太平有名的魁茶吧?耿连忙奉承地说:王议员真是见多识广,小人这茶正是太平魁茶。王议员没有作声,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。耿有德见势不妙,赶紧端着茶壶退场。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叶老板并没有上台,而是让别人端着他的那把紫砂壶替他上了场。这茶一上场,台下观众掌声如雷,主评官惊奇地问道:这茶叫什么名称?端茶壶之人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回答。叶老板只得上台解围,想起第一次见到这猴茶的样子,他应声答道:回禀主评官,此茶名叫猴茶。王多辅发现是叶老板露出一脸惊喜。

二十多个茶样品尝完毕,按照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,主评官带头拿着一个正面写着“茶王”而背面写上参评茶叶编号的小竹签,向擂台中央一个投票箱投票表决,一人一票,现场表决。监票组统计投票后郑重宣布:本次茶王是叶老板的猴茶。

听到这个结果,气急败坏的耿有德准备离开会场。就在这时,那只消失多天的短尾猴却蹿到他的跟前,抓着他的衣服就是不让走人。这可把姓耿的吓坏了。因为,前两天那着火案与他有干系。那晚,这机灵的猴子亲眼看到耿有德放火烧死了自己的主人。此时,任凭耿有德拳打脚踢,短尾猴就是死死地抓住他不放。叶老板明白其中的蹊跷,回过神来气愤地说:原来客栈那把火与你有关联,你好歹毒啊!在场的县知事与王议员赶快问是怎么回事。于是,叶老板将耿有德霸占天一井,骗取供春壶,又有杀人放火的嫌疑数说一遍。耿有德被捕后对于放火一事供认不讳,当然受到应有惩罚。

斗茶大会结束了,王多辅向叶老板讨要猴茶,叶老板只得以实相告,说出了自己拿着空壶参加斗茶大会的秘密。王多辅不解地问,耿有德斗茶时,用的可是太平有名的魁茶,天一井的好水,还有供春壶这样的宝物,可为何比不过你这把空壶呢?

叶老板想了想坦然地说:耿有德根本不是败在茶上,而是败在水和壶上了。其一,并水只有越用越活,越吃越好吃,他独霸天一井,日积月累,这等于让活水变成了死水,而用死水泡茶有损香气。其二,茶壶是需要养的,只有经常泡茶保养它才是宝物,而耿有德虽然骗得供春壶,平日里都藏着不敢用,长此以往,就让宝壶变得连普通壶都不如。而我的紫砂壶虽说比不上供春壶,可是我几十年每天都用它泡茶,壶内壁堆积了一层厚厚的茶垢,即使现在没了茶叶,它照样可以泡出猴茶味来,因此才变得这么神奇。听完这番话,王多辅不由得感叹说:看来他耿有德实是无德,是败在德上了!

也许是因果报应,善有善报,叶老板的后裔也涌现出太平猴魁领军人物,成为声誉愈加响亮的大老板。

提示:请认准猴魁官网,快速购买>>

小谢手机和微信:13955960961(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送野生猴魁试吃装

请致电:139-5596-0961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