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猴魁 > 太平猴魁百科 > 太平猴魁产地 >

高山茶——厚积薄发的傲骨侠情

“我仿佛看到在有着明媚阳光的森林,干净空气和漢流,鲜花次第开放,鸟雀栖树而鸣,云雾绕山叙拽。”这是我曾听过的对茶香意境描写最动人的语言。

我是高山地貌,有绵延的身躯和宽阔的臂膀,因此拥有最深沉的呼吸、最宽广的胸膛。我的伟岸海拔,孕育了独特的高山气候,高山流水不但丰富了人生景色,还带来了独一无二的物产。人们常说,锦绣山水蕴好茶。福建地形多山地、丘陵,自古就是好茶的发源地,立在我肩膀上连绵不绝的翠绿茶园,美得让人魂牵梦蒙。在我的怀抱里,藏着中国最古朴的魂灵,流淌着中国茶最悠远的记忆。

福建地形以山地、丘陵为主,我庞大的身躯大约占了八成,水少田少,大约各占了一成,所以福建有"八山-水一分田"之称。我在福建地区,有两条主脊干,西有武夷山脉连接闽赣,中有懿峰山脉、戴云山脉斜贯闻中,两列大山带均呈东北-西南走向,与海岸平行。我的主脊干分别向各个方向延伸出许多支脉,形成纵横交错的峰岭。山地外侧与沿海地带,则广泛分布着丘陵。它们或森列于河谷两侧,或环峙于盆地四周,或屹立于海岸岬角、滨海平原,或错落于巍峨群山之间。

中国的大部分茶园,都分布在南方的丘陵地带。这些地方气候温暖湿润,地形有一定坡度,土壤属于酸性,有利于茶树生长。而在不常被人看到的隐秘角落里,我私藏了一些特殊的“礼物" ,给愿意与我共同探索生存智慧的人们。这些礼物就是高山茶。

并非我自吹自播,好茶多是出高山。中国的历代贡茶、传统名茶,以及层出不穷的名茶,大多出自高山。常说: "雾锁干树茶,云开万聲葱,香飘千里外,味一杯中" ,大意是中高海拔之地,常常能产出香气馥郁、口感甘甜的好茶。"山高雾深出好茶”也成了人们对好茶的传统认知,但如果细究起来,还得解密于大自然的魔法。

首先,我的海拔造就了温度差异,影响了茶叶生长发育中形成的"内质"。经过物竞天择的自然进化,逐渐形成了喜温、喜湿、耐荫的生活习性。在我身体600-900米甚至更往上的部位,都可算是高山茶的分布地带。此处昼夜温差大,恰好提供了最适合茶树生长的环境。海拔高,温度低,湿度大,光照良好,使得高叶绿素及叶黄素的含量高于低海拔地区的茶叶,这就是为何我孕育出的茶叶嫩性较好,颜值更高。

其次,我的海拔高影响了日照的时间长短,决定了呈现的茶香。生长在高海拔地区的茶树,得益于温差大,云雾多,漫射光日照时间长的环境因素,使得茶叶中的氨基酸物质普遍比低海拔地区的茶叶高。所以冲泡后茶汤中茶香浓郁,入口甜度高,带有一定的鲜爽。

如果你来我的茶园做客,时常会看到缠绕于我肩头的“披肩” ,那是常年伴我左右的云雾。也是茶树生长中很重要的水分来源。

云雾缭绕、湿度较大,降水也比平地更多。而雨量充足时,茶树氮代谢增强,鲜叶里的氨基酸含量就会升高。山上植被繁茂,对土壤更是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培育,枯枝落叶能丰富土壤有机物质,根系繁茂使得土质结构良好,茶树能汲取更多的养分滋养叶片。

另外,土壤对茶树生长的是相当重要的,可参见陆羽《茶经》所说: “上者生烂石,中者生砾壤,下者生黄土。"自然母亲历经亿万年打磨我的消然身躯和丹心气魄,我也深知"厚积而薄发,广纳而丰藏”的道理,为我的子民尽其所需,毫无保留。我用“皮肤"上肥力高的石砾土壤为茶提供有机质和各种矿质营养元素,以“外衣"繁盛的植被给茶调节空气湿度,过滤强光,让茶在漫射光下繁育生长。为了不让茶树孤单,我还请竹林、野果、山花与它们作伴。这些自然天成的条件让茶树与环境间的物质相互作用,产生了良好的茶园生态效应。我恶心守护这方净土,直到有一天,人们再次开启智慧,把它们转化为杯中清纯甘润的滋味。

你在城市里日日夜夜打拼,茶在深山林间点点滴滴累积。养在深闺的高山茶,曾因无人问津而荒废。近年来,有人嗅到了它独特的味觉价值,决心守护它高山气息般的做骨风姿。一隅净土,没有污染、没有雾碰,只有碧水蓝天和醉人茶香。她的静谧,只为保证你喝的每一道茶都是健康生态的,这是茶人和一高山生态茶园的使命。

人们常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从古至今,人类的智慧总能在大自然中得到精妙的运用。我不仅仅是坚实的“靠山" ,还能通过与人类的协作,变成金山银山。在福建闻东、闽北的高山地区,种茶采作世世代代在延续,高山茶品各成一脉。这些茶山地处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,四季分明,年平均降雨量可达1600-2000毫米,空气湿度80%-90%,年平均气温为20℃,适宜喜温喜湿的茶树生长。茶树品种涵盖白茶、乌龙茶、红茶和绿茶。高山茶园沿着我的主脊梁分布,这些地方往往离天更近,离红尘更远,工业矿场少,空气质量好。茶树设取的阳光更多,雨露更多,甚至还需经历风霜考验,蕴藏的内含物也更加丰富,鲜爽甘醇,带着我引以为做的高山酌味。雾芽吸尽香戏脂,怎能不成为传奇?

令人欣慰的是,人类不仅意识到高山茶的优点,更懂得了如何遵循自然生态的理念照料它们。采用绿肥、生态肥和农家肥,优化土壤生态环境,减少使用农药导致茶树受污染,让茶叶回归自然。

沉寂了许久的高山茶园重新繁荣起来,甚至原本的荒山也被开垦成了茶园。采茶时节,浓浓的晨雾涌进眼帘,山岭茶园,村落田畴,笼罩在一片迷款、潮湿和隐隐的期翼中。还在坚守传统劳作的村民,戴着斗笠背着竹篓,呼朋引伴迈向茶园。一双双因长期劳动磨砺得粗糙又厚实的手,在茶树枝叶间熟练地飞舞起来。指动芽落,飞入篓中。

人类把我的“外衣”修修补补,又恢复了生机和光鲜。越来越多人特地爬到我的肩头,不仅仅为了"找茶",还为了一睹我的风貌,呼吸我释放的纯净氧气,逃离城市喧器的烦恼。

曾经与茶树一样默默无闻的山间物产,也逐渐被人发掘,输送到大山之外的地方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与人类在协作中达成了默契,我看到了人们丰收后挂上眉梢的喜悦, 十分欣慰。当你冲上一壶来自我身体的高山香茗,细饮慢呷,凝袅茶香中,或许会理解那份属于高山的执着与守望。

提示:请认准猴魁官网,快速购买>>

小谢手机和微信:13955960961(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送野生猴魁试吃装

请致电:139-5596-0961在线客服